您所在的位置:主頁 > 經濟學人 > 正文

買隕石當六一禮物:經濟學人:區塊鏈技術或可使互聯網重新去中心化

2019-06-19 23:37 來源:網絡整理

區塊鏈峰會之于技術宅們,就如同禮拜之于信徒們一般。會上的發言人如同傳道般宣講,描繪著他們口中華彩的未來。而這正是由初創企業Blockstack承辦的一次區塊鏈峰會上的景象。會上人們的熱情讓人不禁回想起上世紀九十年代中互聯網大潮的景象。一些發言人將早期科技領袖們,比如“網絡空間獨立宣言”的作者John Perry Barlow,和互聯網發明者Tim Berners爵士的言論引為己用。

區塊鏈峰會之于技術宅們,就如同禮拜之于信徒們一般。會上的發言人如同傳道般宣講,描繪著他們口中華彩的未來。而這正是由初創企業Blockstack承辦的一次區塊鏈峰會上的景象。會上人們的熱情讓人不禁回想起上世紀九十年代中互聯網大潮的景象。一些發言人將早期科技領袖們,比如“網絡空間獨立宣言”的作者John Perry Barlow,和互聯網發明者Tim Berners爵士的言論引為己用。

這些峰會像是在引領著新的技術進步。有著牛X哄哄名字的企業和項目如雨后春筍般出現,甚至多到容易把企業的名字搞混。而且它們都在通過ICO,一種激進得多的眾籌手段,發行加密貨幣并且融資。不過,雖然Blockstack和其員工也在發幣,但是他們的主要目標卻是使互聯網世界更加去中心化,讓人們能夠——用聯合創始人Ryan Shea的話來說——“做能自己說了算的生意。”當然了,這聽起來很像上世界九十年代那幫技術宅的言論重現。那上代人們都在此失敗了,這代人還會成功嗎?

成功可能會有點難。想要達到這個目標,區塊鏈從業者們必須推翻現存的,仍然生機勃勃的Web 2.0體系。不過信息技術的明顯特征之一就是,每隔幾十年,這個體系下最有價值的事物就會被商品化。例如上世紀七十年代的芯片,在商業化之后大幅減少了電腦的成本。在上世紀九十年代,開源操作系統開始挑戰Windows作為操作系統老大的地位。現在則輪到了數據。

可以退票,別想走人

現今的互聯網應用程序都把用戶界面,代碼和數據三元素結合在一起。以臉書為例,雖然它最為人所知的是其網站和app,但這只是臉書虛擬王國中的冰山一角。維持整個社交網絡運轉的大部分軟件代碼和全部的數據都被儲存在公司的云端存儲上,臉書能控制這些數據,從而擁有了對于用戶的權力。用戶可以選擇其它應用,但是也會失去在之前應用中產生的所有信息,包括與朋友的聯系。而相比之下,在Web 3.0的新型體系下,界面,代碼和數據在創始之初就都是分開儲存的。這種設置能讓權力回歸于用戶,讓他們自行決定是否對某項應用開放數據。假設用戶對某一社交網絡不滿意,他可以輕松地切換到另外一個網絡。這樣的應用被稱之為“去中心化應用”,又名DApps,而通過這種類型的應用,用戶可以直接與其他用戶進行互動,而無需通過第三方中介轉接。

嚴格來講,曾經有類似的理念出現過,但失敗了。在上世紀九十年代晚期到本世紀初,出現過一種名為“點對點”的去中心化服務。而失敗的主要原因是無人知道如何建立一個足夠堅實,穩定的去中心化數據庫。而隨著2009年比特幣及支撐加密貨幣的區塊鏈技術的出現,這個問題有了答案。本質上講,區塊鏈就是一個沒有中心化管理員的賬本,而由一些名為“礦工”的用戶共同維護,互相制約,并保證區塊鏈網絡的正常運行。

雖然目前來講比特幣主要用來投機,但其實它可以被視為一個DApp。比特幣的鏈上記錄著每個在流通中的比特幣的交易歷史,清楚地記載了哪些用戶擁有多少比特幣,形成了一個無法篡改的數據庫。持幣者使用名為“錢包”的軟件來保存對應鏈上數據的私鑰,追溯資產和互相轉賬。

幾乎所有區塊鏈項目都從比特幣和以太坊之中借鑒許多。目前最前沿的項目都旨在建立用運行DApps的基礎設施。Blockstack,可能是其中最雄心勃勃的競爭者,被視為最適合作為運行DApps的操作系統。

另外一個受人矚目的領域是去中心化存儲。其中一個由Tim爵士領導的,名為Solid的項目,以提供可被用戶用來保存數據的“數據倉”為賣點(雖然這并用不到區塊鏈技術)。另外一個是IPFS,由Protocol Labs的聯合創始人Juan Benet創建。

真實落地的dapps為數稀少,而且尚不完善。例如Graphite,一個提供在線文字處理器和其它辦公應用的DApps,與谷歌的G-suites非常相似,但在Blockstack開發的鏈上運行。或者OpenBazaar,一個區塊鏈版的亞馬遜,依靠IPFS原理運行,不需要一個中心化的服務器來列出商品列表和處理交易。相對的,買家和賣家通過一個軟件來進行點對點的物品交易。現在最流行的dapps是一個名為加密貓的游戲,可以讓人們在以太坊的鏈上撫養并交易電子寵物。

香港六合彩内部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