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主頁 > 農村版 > 正文

游客為環衛工打傘:紅土地綻放的“希望之光”從廣西“金穗模式”

2019-06-20 09:14 來源:網絡整理

游客為環衛工打傘:紅土地綻放的“希望之光”從廣西“金穗模式”

  廣袤田野的夜晚,幾百萬盞電燈同時點亮會是怎樣一種壯觀景象?

  在廣西壯族自治區隆安縣,人們對這樣的場景早已習以為常。在南寧往百色方向高速公路隆安段上,每當夜幕降臨,人們就會看到大片大片的火龍果種植基地上,幾百萬盞電燈光芒綻放,田間亮如白晝,宛若銀河落地。

  “這是夜間催花補光新技術,能讓火龍果提前成熟結果,大大增加產量。”廣西金穗農業集團董事長盧義貞用胳膊畫了一個圈,指著眼前高低起伏的“燈海”說,“那一片有3000多畝,平均每畝裝了300盞節能燈。”

  眼前這一幕,讓記者切切實實感受到什么叫農業產業化、規模化和科技化經營。

游客為環衛工打傘:紅土地綻放的“希望之光”從廣西“金穗模式”

  “金穗模式”因何而生?

  30年前,當年僅18歲的盧義貞承包了村里60多畝荒地開墾種甘蔗時,村民們都說這個人瘋了。如今,他從最初承包的幾十畝土地發展至最高峰時期的5萬畝香蕉基地。這位生長于廣西隆安縣那桐鎮定江村定典屯的貧苦孩子,已經成長為在廣西和東南亞地區赫赫有名的“香蕉大王”,獲得全國勞動模范、全國青年創業致富帶頭人標兵等眾多榮譽。

  盧義貞當年也許不知道,他所選擇的道路,實際上是一種全新的農業生產經營方式,就是現在人們經常說的“企業+農戶+基地”、“土地流轉”等概念。

  4月初,《金融時報》記者來到隆安縣那桐鎮定江村采訪,感受領悟新時代鄉村振興戰略的新氣象、新作為。

  初次見到盧義貞,他給記者的第一印象是自信、誠實。行走在金穗現代農業園里,盧義貞介紹了創業經歷:“當時國家有政策,糖廠給予機耕、種苗支持,我就一口氣簽了30年。”1987年,盧義貞承包荒地種甘蔗,成為第一批“吃螃蟹”的人。

  20世紀90年代,跟其他地方一樣,這里的農村青壯年勞動力涌入城市,大量土地被撂荒。嘗到規模種植甜頭的盧義貞于1996年9月成立了隆安縣金穗農工貿有限公司,采取“公司+基地”的形式,即租用農戶的土地,再聘請農戶到公司務工的方式進行規模化種植。

  盧義貞介紹說:“具體的做法是公司將農戶土地租賃下來,吸納農戶為企業務工,土地按標準化種植整理后分包給農戶管理,農戶在公司統一安排下進行作物管理,負責出工出力,公司每月預發基本工資,待作物收獲后公司按產量向農戶計發提成承包金。在這種模式中,農民獲得‘承包工資’的收益。”

  如今,廣西金穗農業集團已經是農業產業化國家重點龍頭企業。集團旗下擁有10家全資及控股子公司或同一控制關聯公司,分布于廣西、老撾等地。2018年,集團公司總資產近15億元,集團國內流轉的土地儲備面積達5.6萬畝,老撾流轉的土地儲備面積達3.2萬畝,主要從事香蕉、火龍果、柑橘、甘蔗等經濟作物種植。目前公司在崗員工865人,固定農民工1620人,季節性農民工5060人。

  如果說,18歲的盧義貞有幸搭上了家庭聯產承包制改革的時代列車,完成了金穗農業集團的原始資本積累;那么,在2017年,48歲的盧義貞又迎來了國家推進“鄉村振興戰略”新的歷史機遇。

  適合現代農業發展的“金穗模式”

  “鄉村振興戰略”,這個出自黨的十九大報告的重大決策,要求堅持農業農村優先發展,按照產業興旺、生態宜居、鄉風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總要求,建立健全城鄉融合發展體制機制和政策體系,加快推進農業農村現代化。在農業農村現代化發展的進程中,盧義貞等人所創建的“金穗模式”就很具典范性。

  首先,它促進了現代特色農業產業化的發展。

  在金穗現代農業園里的溝嶺上,星羅棋步地分布著一片片香蕉種植戶。這里的農民,雖說是自己承包土地種植香蕉,但收獲的香蕉全部交由金穗農業集團出售,且價錢比自己拿到市場出售要高。看上去是一家一戶地分散種植,實際上都是金穗農業集團的“小車間”,從育樹、施肥、澆水等項管理,都由公司雇傭專業技術人員進戶技術指導,農戶既種就不怕種不好。

  據盧義貞介紹,目前,金穗農業集團與當地農戶結成香蕉產業聯盟,形成連片種植,間接帶動周邊5800多個農戶種植香蕉4.5萬畝。公司每年與農戶簽訂香蕉收購合同,按照統一規劃、統一品種、統一技術規程、統一產品質量標準、統一包裝,規模化生產。

  陪同記者采訪的農發行南寧分行副行長王曉萍認為:“作為地方上的一種探索,它促成了當地農業生產規模化、產業化的發展方向。”

香港六合彩内部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