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主頁 > 人文 > 正文

全球首個無邊泳池:徐謂禮“文書”內蘊的人文氣象

2019-06-20 11:04 來源:網絡整理

  一、“徐謂禮文書”隱蘊宋文化、婺文化深厚人文氣氛

  徐謂禮背靠一批南宋達官貴人,姻親人脈背景,尤其是婺人文背景,擁有一張龐大的政治與社會生活關系網。這張圈內共享網照例也是以姻親、師友、游宦等為主組成。自古以來,也是少數人家才有如此顯赫的背景。

  徐謂禮生長活動于系列名儒之家族。宋理宗淳祐七年(1247)三月,宋朝廷任命徐謂禮為將作監主簿(主簿乃各級主官屬下掌管文書的佐吏)時,南宋詩人劉克莊(1187-1269)曾撰文,提到“謂禮名父之子,詳而雅”等。“徐謂禮文書”中,也有文字稱徐謂禮“生長名儒之家”。據《徐謂禮壙志》和徐謂禮為他的夫人林處端撰寫的壙志,徐謂禮之父名徐邦憲,徐謂禮乃其幼子。

  (一)“官三代”徐謂禮的父親徐邦憲家庭是南宋武義達人家族。

  清光緒丙午年重修本《武川學徐氏宗譜》、光緒《井徐宗譜》記載,徐邦憲祖父百一府君為衢州人,從事鹽業經常來往于臺州、溫州、麗水和婺州之間,習見武義風俗敦龐,土田饒沃,又聞呂東萊、朱考亭、鞏山堂諸儒,講道于明招山。就命兒子徐鉅(字廣財,行五八公),負笈從游于呂東萊等。因此徐鉅落籍武義,并于1164年冬月,迎接其父母百一府君等至武義同居。不久徐鉅榮登宋淳熙十一年甲辰科(1184)衛涇榜進士,初任固始縣主簿。因病辭仕(《井徐宗譜》)。后來徐鉅還因兒子徐邦憲顯貴,朝廷特贈徐鉅為朝奉大夫(五品)官銜。故徐鉅乃自衢州遷武義之徐氏始祖也。其間,其子徐邦憲也榮登宋紹熙四年癸丑科(1193)陳亮榜進士,后官至工部侍郎,學名入登縣志,生平載入宋史列傳。死后葬于壺山麓。金華王柏撰寫墓碑,永嘉葉適流傳祭文。所以,曾有稱徐邦憲為“婺州義烏人”,《宋史》本傳是誤記,1980年代版《義烏縣志》本傳是誤從。萬歷《義烏縣志》也并未記載徐邦憲其人事跡。清嘉慶《武義縣志》本傳對此已經辨清。竊以為很有可能是因為“武義”“義烏”兩地名稱音近糾結致誤,而且這也已經不是個案。

  徐邦憲是南宋名臣。清嘉慶《武義縣志》本傳、民國《浙江通志》本傳載之。出名故事之一:宋寧宗時,權臣韓侂胄發動開禧北伐,徐邦憲數次上書反對,遭到韓侂胄的政治打擊。故《宋史》本傳稱譽徐邦憲“立于權臣柄國之日,卓乎不為勢利所移”。(《宋史》(脫脫)卷四百○四,列傳第一百六十三)韓侂胄(1152-1207),字節夫,祖籍河南安陽,南宋政治人物,北宋名臣韓琦之曾孫,母親為宋高宗吳皇后的妹妹。娶吳皇后的侄女為妻,無子。曾任寧宗宰相,任內追封岳飛,力主對抗女真,卻戰況不利。后在金朝示意下,被楊皇后和史彌遠設計所斬,函首金朝。韓侂冑因禁絕理學及其朱熹等與貶謫宗室趙汝愚,被視為奸臣。

  (二)其父徐邦憲是南宋大儒呂祖謙之嫡傳弟子、婺學門人。

  徐謂禮父親徐邦憲為呂祖謙之嫡傳弟子、婺學門人,清光緒《武川備考》(1990年版《武義縣志》從之)有載。而《宋元學案》未登。是否徐謂禮之父祖兩代均為呂祖謙弟子,是否徐鉅、徐邦憲父子兩個歷史文獻記載顛倒,是否《宋元學案》失考,均待考。但是從師徒間年齡、以及徐氏遷居武義、呂祖謙丁憂武義明招山等來推斷,呂祖謙與徐氏存在師徒關系,是可以成立的。徐邦憲(1157-1233),字文子,號東軒,武義人,居城西學宮旁。從小聰明勤學,先拜陳傅良為師,又從呂祖謙學于明招寺等。弱冠之年已學問超群,王藺、蔡幼學、葉適、徐元德等對他甚為器重。登紹熙四年(1193)進士。曾任秘書郎、知處州、臨安知府、太平知州、太子侍講、工部侍郎,官至寶謨閣學士,掌修國史。敢于直言,有仁義愛國之策,多次遭貶,晚年歸里,在壺山麓修書臺山書室,整理舊作。有《東軒集》《史記考》等著作。卒謚文肅,墓葬縣城西門外壺山腳。(《浙江通志》《武義縣志》P760)

  《宋元學案·麗澤諸儒學案》中,對呂祖謙時期在明招山講習以及后人沿襲數百年的學子學者群,有一個特稱,謂之“明招學者”,有一個評語,“四百年未絕”。這是一個明招文化最有歷史感最權威最經典的概述,是一個獨立于當時理學界各系的群雕像。徐邦憲就是“明招學者”之一員,“群雕像”之一員。呂祖謙是明招學者導師,把他當作第一代明招學者,毋庸置疑;把呂祖儉等人士當作第二代明招學者。

  因此,徐鉅家族在武義繁衍成大族分派后,作為婺學傳承人之一、第二代“明招學者”的名臣學者徐邦憲,被直系后裔尊稱為武義“學徐”派始祖,其宗譜亦稱之為《武川學徐氏宗譜》(故2012年9月13日《金華日報》5版,改之為《武川徐學氏宗譜》,是想當然改之致誤)。

  (三)其父徐邦憲等師從呂祖謙并且再傳徐謂禮等子弟,是一個惠及家族數代的明智之舉。

香港六合彩内部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