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主頁 > 食品輕工 > 正文

基因編輯初創公司再燃“異類食物”之戰

2018-08-19 14:38 來源:未知

基因編輯初創公司再燃“異類食物”之戰


由基因學教授聯合創始的 Calyxt 公司如今已走過了 8 年。為了獲得更健康的油,他們利用了最新的編輯技術對大豆基因進行改造,取代了傳統的基因修飾技術。


今年春天,78 位農民們在 South Dakota 和 Minnesota 的 17,000 英畝地上種下了首批上市銷售的基因編輯大豆,其新研發出的基因編輯作物讓世界 500 強公司受到威脅。
自從 20 世紀 90 年代基因修飾作物出現以來,Monsanto、Syngenta AG 以及 DowDuPont 公司作為種子生產的巨頭,掌控著轉基因作物技術的支配權。但與此同時他們也面臨著不斷如雨后春筍般萌芽的初創公司帶來的競爭,因為基因編輯作物的研發成本大幅降低,美國農業部(USDA)也決定不對之加以約束。
因此像 Calyxt、Cibus 以及 Benson Hill Biosystems 這樣名不見經傳的小公司已經悄無聲息地擁有了自己的基因編輯項目,有望追趕如今的業界巨頭,以求在潛力巨大的改革性技術中分一杯羹。
“對這樣年輕的公司而言,這個時刻讓人非常興奮,”Calyxt 的首席執行官 Federico Tripodi 表示道,“工業界開始產生興趣了——如此小而敏捷的公司竟然能夠獲這樣的成果。”


在單個機體中,基因編輯技術包括靶定特定的基因、擾亂可能誘導不良性狀的基因并對它們進行正向改變。與此相反,傳統的基因修飾是將基因從一個個體轉移至另一個,而這種做法如今仍未被消費者接受。
基因編輯技術意味著更好的作物收成和更廣泛的理想性狀,比如口感更佳的番茄、低筋小麥、切開后不會變色的蘋果、抗旱大豆以及更適合冷藏的土豆。據 Berenberg 投資銀行分析師 Nick Anderson 估計,這一技術可能在 10 年內將將全球的生物技術種子市場值翻一番。
為了探討基因修飾作物是否需要加以約束,USDA 對 23 種對象進行了調查,最終確定這些作物均不需要監管。相較傳統的基因修飾作物,研發者們省去了多年的時間以及大量的金錢。而至于那 23 種作物,最終也只有 3 種得到進一步研發。
孟山都(Monsanto)的發言人 Camille Lynne Scott 表示,這一全新的競爭局面可以讓大小型公司、高校及其他公立研究機構進行更多的合作和許可交易。比如今年,剛被德國拜耳(Bayer)收購的孟山都向初創的 Pairwise Plants 公司投資了 1 億美金,目的在于加快基因編輯作物的研發。
而另一邊,位于北卡羅來納州、創立于 2012 年的 Benson Hill 公司一直向其他公司許可作物技術。如今由于研發成本的降低,其行政總裁 Matt Crisp 也表示公司將準備生產自己的高產谷類作物。

圖丨溫室中生長的 Calyxt 土豆作物
Calyxt 計劃向食品公司銷售基因編輯大豆提取的植物油,同時已經有十余種作物在計劃中,其中包括高纖維小麥和長保鮮時效土豆。
Crisp 表示,傳統基因修飾作物的研發與銷售常常需要花費 1.5 億美元以上,而這樣高昂的成本只有極少數大公司能夠負擔。有了基因編輯,成本可能降低近 90%。
“我們注意到有許多組織對基因編輯感興趣,”Crisp 說道,并指出了一些傳統的作物培育、技術以及食品公司,“這顯示了技術的力量,并提示我們如今正處在食品系統現代化的關鍵時期。”
未知的政府監管與公眾態度
基因編輯的支持者們聲稱,這一技術的精確度遠遠高于傳統基因修飾。
CRISPR 技術是 Syngenta 公司常用的一種基因編輯技術,科學家們將 RNA 分子和某種酶轉運進作物細胞,當 RNA 與胞內的靶標 DNA 細胞相遇時會與之結合,同時酶在細胞 DNA 鏈上剪出一個缺口,緊接著細胞自身會修復 DNA,而這一修復過程可能破壞或者改良基因。
生物技術公司希望這一編輯技術能避免被貼上傳統基因修飾作物的“異類食物”標簽,然而監管者與公眾的態度始終模棱兩可。
歐盟法庭于 7 月 25 日宣布稱基因編輯技術應與基因修飾作物受到相同條例的監管。這些條例將歐洲的基因編輯技術限制在研究領域,而進行商業作物銷售將是違法的。德國化工協會認為這一決定“是在阻撓進步”。
美國農業部長 Sonny Perdue 為此向歐盟“過時而倒退”的監管決定表示批判,認為這給創新加上了不必要的鎖鏈,阻礙了基因編輯技術的發展。

圖丨美國農業部長 Sonny Perdue(來源:Wikipedia)今也沒有對動物基因編輯商品進行監管的計劃。
然而,據美國食品與藥品管理局(FDA)行政長官 Scott Gottlieb 在 6 月一博客中寫道,FDA 計劃將基因編輯的動植物均納入監管范圍:政府機構正在尋求一種“創新而靈活”的途徑來管理基因編輯,既能保證其對人和動物的安全性、又能讓公司向市場引入有益的商品。
相反,美國農業部長 Perdue 在 3 月的一份聲明中稱,USDA 選擇不對基因編輯作物加以約束,因為這一技術向作物引入的性狀與傳統育種無異、所花時間卻遠遠短于傳統育種。
盡管現在消費者尚未對基因編輯技術產生明顯抵觸,那些始終反對基因修飾的激進分子對于這次在 DNA 上動手腳的技術也持懷疑態度。加拿大 Biotechnology Action Network(CBAN)的協調者 Lucy Sharratt 表示,新的技術可能給食品供應帶來意料之外的改變,因此需要更嚴格的監管。
香港六合彩内部信息